墙都沤出了大缝子

2020-08-24 21:06

北京晨报:这一年多拆除违建总共花了多少钱?因为违建造成楼下居民家中裂缝是否会帮助修复?

张必清:现在楼顶的房子拆得四面漏风,房顶还漏水,根本没法住人啊,我就算回去住也要再装修,这事以后再说吧。我回北京有地方住。暂时没有想过把这房卖掉或出租,毕竟是有感情的。

昨天,北京晨报记者来到紫竹院公园西门的天桥上,用望远镜可见“北京最牛违建”再也“牛”不起来。违建全部拆除后,楼顶终于现出了原本的样子,只是一间阳光房,阳光房附近都是平台和楼梯间,和小区内其他三栋楼的楼顶一样。在人济山庄小区居住的王先生回忆称,“当时违建就在b座楼顶上,我们一抬头就能看见从楼顶垂下来的树枝和叶子。整个违建外都包裹着两层楼高的假山,假山上还种着植物。假山里都是房子,约有1000多平方米。”

历时近一年的北京紫竹院路人济山庄最牛违建终于拆平,张必清称拆除花了300万

张必清:拆的钱之前说过,没怎么增多,具体多少我也不想再提了。现在我最不喜欢别人问我房子的事情,只能说破财免灾。我一想到房子的事情就血压高。楼下的住户要是家中有裂缝,是我造成的我们就帮着修,这些都好说。

张必清:我目前人在云南,给这里的中医药大学讲讲医疗保健,总是要挣钱糊口的。现在北京太冷了,我大概明年三四月份才回去。房子的情况都是家里人在帮助我打理,他们也不怎么告诉我关于那里的事儿,怕我伤心,受不了刺激,毕竟年纪大了。应该已经拆完,工人也基本撤了。因为这事,我的身体不太好,一直休息。

住在16层的一名住户告诉记者,原来一到大风天就很害怕。“楼上的违建实在是太大了,每次从楼下经过我都怕上面的假山突然掉下来被砸到。一到风雨天更害怕,万一这个顶层塌了把我们的房顶压塌了怎么办?”该住户说,直到今年拆除工作基本完毕后,心里才踏实多了。“感觉现在生活正常些了,但遇到大风天还是会下意识地抬头看看楼上。”

去年8月,“最牛违建”被《北京晨报》曝光。1年多后,北京晨报记者昨日再次探访这个曾经成为“一时景点”的违建,发现拆除工作已基本完成。楼下居民坦言,现在心里终于踏实了。而房主张必清接受采访时不愿多谈,“一说这房我就血压高”。

而就在四个月前,拆除期满一年时,北京晨报记者曾到现场探访,那时的违建还残留着一些钢架。昨日,这些钢架也已完全拆除,楼上也没有堆积的垃圾,楼顶上的施工工人也已不见踪影。记者随后来到最牛违建所在的b栋26层,在通往27层工作间的楼梯间内,一些拆下来的山体废料仍堆在楼道拐角内,楼道内满是施工后留下的灰尘,地下垃圾站内尚有很多建筑材料。

由于北京晨报的报道,海淀区城管不仅将该小区内b栋上的违建拆除,其他几个顶层建筑的违建也一并拆除,让小区中的居民都深感高兴。“违建拆得好,不能让这种损人利己的风气盛行起来。”小区居民说。

北京城管限期楼顶别墅15日内拆除,否则强拆;违建主人张必清被曝光,指其靠点穴治病

住在最牛违建楼下的一名住户告诉记者,自从2007年起,张必清家就在天台上不断施工,扩张自家住房面积。“他建了6年多的时间,那会儿楼下成天能听见刺耳的电钻声。晚上还有人来他们家唱歌,一唱就是一整晚,我们睡觉都不安宁。楼下的几家住户一到下雨天就要拿着大盆小盆接水,墙都沤出了大缝子。”说起那时的经历,他现在还很气愤,据他回忆,曾有几户人家甚至为此搬走,“事情报道后,他楼上的房子终于拆了,我们都很开心。”

北京晨报记者昨日致电“最牛违建”的主人张必清,对于拆除违建一事,他表示不愿再谈。

北京人济山庄“最牛违建”被《北京晨报》曝光,一高层建筑房顶盖别墅,假山大树俱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