拆迁款早已从南京市住建委划拨到了地方政府

2020-07-22 22:26

码头运转的比较规范,效益不错,孙其祥还多次作为纳税先进户受到表扬。海事部门还专门给她发了一个铜牌,编号为27,她的码头也就成了佛灵门27号码头。到2007年,整个码头已经初具规模,码头占地长101米,宽30米,面积为3030平方米,另外还有8835平方米的生产场地。

据他介绍,砂场整治和风光带拆迁是完全不同的两件事,组织的主体也不一样。当时拆迁范围划定之后,拆迁款早已从南京市住建委划拨到了地方政府,但不知为何迟迟没有发放到孙家。“当时我们下决心去查的,栖霞区政府给拦了下来,怎么可能就这点钱呢?”他建议孙家跟燕子矶街事处打官司,并承诺愿意出庭作证。“这家人就是太老实了。”这位工作人员对事情拖到现在没有解决也表示很气愤。

然而让孙其祥没有想到的是,这份委托函签订没多久,在资产评估公司准备进行评估的前一天,也就是2010年3月2日,27号码头被突然强拆了。码头被拆除后,江苏国衡土地房地产资产评估咨询有限公司只能根据双方认可的资料进行评估,资产评估报告显示,码头和生产场地两项加起来,评估价值为1087万元。

虽然有些舍不得,但是考虑到沿江整治工程属于政府工程,孙其祥最终还是签字同意了。记者在一份沿江砂场整治经费及奖励清单上看到,砂场工作用房442.9平方米,每平方米按照200元补偿,砂场实际占地面积11865平方米,每平方米按30元标准补偿,另外还有4000元的奖励费,总计45万元。

在办事处和孙其祥都签字或者盖章认可的一份资产评估委托函上有这样的说明:因拆迁补偿事宜,栖霞区燕子矶政府、资产权人孙其祥双方涉及的佛灵门生产经营的27号码头补偿问题未能达成一致。为了不影响工期,解决矛盾,现委托贵公司对佛灵门27号码头进行评估。佛灵门27号码头的相关资产资料由孙其祥提供。落款时间为2010年2月22日。

孙家认为,码头的拆迁是在沿江砂场整治结束之后,在幕燕风光带建设过程中,两者完全不是一回事。由于幕燕公司隶属于南京城建集团,孙家人找到了南京城建集团了解情况。城建集团信访办的一位杨姓工作人员介绍,他对孙家的这个事情还是比较清楚的,也曾多次参与协调解决此问题的会议。会议记录显示,当时要求的是,栖霞区和燕子矶办事处负责辖区内的拆迁工作,幕燕滨江风貌区内的建设工程则由幕燕公司完成。他说孙家的这笔拆迁费用早就划拨下去,事情拖到现在没有解决,问题还是出在办事处。

记者采访的法律界人士认为,孙其祥的27号码头是在沿江砂场整治工作结束之后才被划入拆迁范围的,也就是说之前的45万元补偿款是对码头的砂场经营的补偿,与之后码头拆迁没有任何关系。在拆迁过程中,办事处既然同意进行资产评估,说明街道办完全认可27号码头的合法性,也就充分地证明了45万元并非码头拆迁的补偿款。现在街道办以“补偿过了”为借口,显然自相矛盾。

孙家的码头拆迁补偿款究竟哪里去了呢?对此人民网将继续保持关注。

至于资产评估1087万元,为何只给孙家45万元,对此杨科长一直没能给出一个明确的说法,只是表示此事还在可以继续商量,争取再给孙家一些补偿。

2008年6月28日,南京市幕燕滨江风光带正式开工,2008年7月4日,南京幕燕建设发展有限公司(下称幕燕公司)领取了栖霞区国有土地拆迁许可证。从南京市国土资源局以及江苏省国土资源厅的政府信息公开来看,孙其祥的27号码头已经被划入拆迁范围之内。此后,燕子矶街道组织了多次强拆,其中2009年1月24日的强拆导致了孙家报警。接处警工作登记表显示,民警与拆迁队沟通后,施工负责人当场表示,该码头的拆除一定等到赔偿问题解决后再施工。

1995年,孙其祥与栖霞区渡狮石村第二生产队签订承包协议,承包江边芦苇地作码头使用。双方约定,孙出资金、人力垫高底面铺石子,建码头及看码头的房子,供电线路架设;生产队负责主路供电。租金是第一年1500元,第二年2500元,第三年3000元,长期租用租金不动。

2007年,为了改善长江南京段的滨江景观,南京市对沿江砂场进行专项整治。据了解,当时南京市、栖霞区共安排了3000万元专项资金,对辖区内的104个沿江砂场进行整治,整个整治活动自8月23日开始,至9月30日结束,孙其祥的砂场码头也在其中。

孙其祥告诉记者,她曾经打算起诉燕子矶街道侵占她家的拆迁补偿款。但是对方曾经放出风来,说她跟政府打官司是打不赢的,一旦官司败诉,以后连谈的机会都没有了,她担心出现此种局面,最终还是撤回了诉讼。孙其祥说她现在也想明白了,老伴因为无钱治疗而撒手西去,家里现在连吃饭都困难,她也没有什么好顾虑的,打算起诉燕子矶办事处,讨回属于自己的拆迁款,她相信法律是公平的。

本以为评估结果有了,就能拿到属于自己的拆迁补偿款,可是让孙其祥没想到的是,这只是她的一厢情愿的想法,当地政府仍然拒绝发还补偿款。而自从码头关停之后,孙其祥家里的就没有了经济来源,再加上偿还修建码头时欠下的债务,日子过得越来越艰难。“我们家连吃顿肉都舍不得。”屋漏偏逢连夜雨,2012年6月,孙其祥的老伴被查出患上了癌症,由于无钱治疗,不久前离开了人世。她说,老伴的去世,跟一直拿不到拆迁补偿款有很大的关系。“就是被这事气的,整天唉声叹气。”

相关人士介绍,孙家的码头在沿江风光带的建设范围之内,拆迁范围确定之后,拆迁补偿款随之确定。拆迁补偿款属专款专用,侵吞拆迁补偿款情节严重的,可以追究刑事责任。

燕子矶办事处为何不愿意发放孙家的拆迁款呢?办事处农副科科长杨宝仁解释,佛灵门27号码头确实是办事处组织拆除的,但是孙其祥的码头补偿款早已发放,就是之前的45万元的砂场整治经费。杨宝仁介绍,孙家的这个码头没有手续,是一处违章建筑,2007年沿江砂场整治时,已经一次性解决了码头的费用,根本不存在所谓的码头拆迁补偿。

孙其祥说,这份补偿清单,只是对砂场用房和占地面积的补偿,并没有对码头主体进行补偿。“他们说政府没有钱,等以后谁用这块地谁再出这笔钱。”因此,除了码头,砂场上其它设施都在2007年9月30日前进行了清除。

在这种情况下,为了配合地方政府工作,孙其祥提出对码头进行资产评估。2010年2月1日,她向燕子矶办事处提供了申请报告,委托江苏国衡土地房地产资产评估咨询有限公司对27号码头进行资产评估。燕子矶办事处同意了这一申请。

既然在2007年已经完成了拆迁补偿,而且还是违章建筑,那么为何会出现2010年燕子矶办事处同意进行资产评估的委托函呢?对此,杨科长称,孙家人多次找到街道要拆迁补偿,后来负责信访接待的工作人员在不了解事实的情况,盖了办事处的印章,同意进行资产评估,这是办事处工作中的一个“乌龙”事件。

家住南京市栖霞区渡狮石村51号的孙其祥说自己是个穷人,老伴身患癌症没钱治疗,只能眼睁睁看着其悲惨离世,但其实孙其祥并不真是个穷人,她说她家有个码头,资产评估上千万元,可征地拆迁后的补偿款被燕子矶办事处侵占了。记者调查发现,当地政府出尔反尔,先是同意进行拆迁前的资产评估,但就在评估公司准备进行评估的前一天,当地政府却组织了强行拆除。孙其祥称燕子矶街道玩文字游戏,混淆概念,侵占其上千万的拆迁款。